古典女子-新闻网

2019-04-15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1 点击:

分享到:

  古典女子-新闻网
古典女子



点击数:加入时间:2006-05-21


夕阳夕照的画面,模糊的是一个衣着素洁的古典女子。
她也许特意来到这个地方,也许不是,也许是无意间走过,偶遇到这里的夕阳,留恋,往返,不忍离去,静静地立在那里。
她不象是会留恋某个地方的一潭凝碧,而她在这里出神,留她在这里的,也许是风,也许是云,也许是她旁边手扶的那棵粗糙苍老的墨松树。
什么都好,无论如何她装饰了这里的风景。
面对着夕阳,她把自己的脸孔隐藏在画面里,发丝微微地扬起,是随着风的方向,默默地淡定。静穆兮彼,爱慕如斯。人似黄花衣若云,安静地依附在旁边的松树旁。
她一定爱恋过。一定爱上了某个人,一定是简单而隐晦的古典式爱情。她爱上的那个人一定有着干净的脸孔,一定爱穿白衣,一定有着简洁的气质和幽雅的笑。
他们一定相逢在某条路上,不宽广的小路两旁是长长的篙草,他从北边来,她向北边去,他们相遇在一棵柳树下,春天的柳树纤细,他们眼里看到了彼此,旁边的一切都是空白,于是他们彼此占据了彼此的世界,于是我爱你,于是执子之手,于是白头。
后来她会随他走向南方,她过来的方向,也许不是,也许是他陪她走回北方,走回他经过的一个安居的地方。他们会来到一条河边,河离海会很远,周围不会有山,但是要有树,树也不会很高,但要很绿。他们就会在这里安定,在这里生活,在这里照顾着彼此。她会很努力地洗衣服做饭,会用心地对他说我爱你,然后自信地赢得他一个大大的笑容。他会很辛劳地耕作,会去打猎,会在寒冷的夜为她拾起滑落的被子,然后吻她的前额。他吻她前额的时候她一定是醒着的,她会假装睡着,安心地享受这个温柔的吻,然后在他转身的时候偷偷地笑。
他们会这样生活很长时间。
然后也许会有一场战乱,无数的兵马会经过他们安居的地方,士兵都穿着厚重的铠甲,戈枪都会在刺眼的阳光下闪起光。战马奔腾起来后面会腾起漫天的烟雾,战车并排经过河边的路,两旁的车轮会碾到长而青的篙草。
也许更坏,也许北方的军队和南方的军队会在这里相遇,就象那天他们的相逢。两支军队会开战,会有一批批的战士倒下,流出的血水会漫过土地,绕过树,一直流到河边,染红了河水。
他们在战场上不知如何彼此安护,他们会拥在一起彼此温暖着彼此的身体。他会用身体挡住她的眼睛,不会让她害怕,她躲在他的怀里,只会感觉到温暖。他们就那样相拥,仿佛相拥过几百年。
这时候某支军队的首领会惊讶于她的古典,她的美,会想要她来做妾。于是很多的士兵举起武器把他们团团围住,无数的弓箭的箭尖灼灼地烫着人的眼睛。
首领来到他们身前的时候,她会害怕,尽管他张开双手守护在她的身前,尽管他用身体阻挡在她和首领之间,尽管他爱她,她一样会害怕,害怕如此多的人会让自己失去他。
后来的结果,她明白她的美貌对他是一种负担,她只要活着他就有危险,太美丽的蝴蝶会招来太多的人来捕。于是她拔起发簪刺向自己的胸,于是眼神渐渐迷离,临终时他的脸庞渐渐模糊,看不清楚他的眼,看不清楚他眼中流下的泪,她用尽了力气握住他的手,感受到他的温度。她会对他说我爱你,但是她不会说完,但他会明白,然后她会安心地在所爱的人怀中闭上眼,即使比生死简单,比蝴蝶不堪,生命的最后一刻仍然和所爱的人在一起,她认为自己可以离开的很知足。
但古典的女子都是太单纯,不经世事成就了她们的气质,但也是她们致命的伤。她没有想到没有了她他又怎么会想活下去,没有了她他又怎么活下去。看上的女子为了坚持自己的爱死在了另外一个男子的怀中,与生俱来的野心又怎么容忍那个男子继续活下去,首领还是会杀他的。
所以,他流着泪站起,却被杂乱的箭射中。他倒下的时候必定还会用尽气力握住她的手。那是他一生的所爱。
但因为种种种种的原因,于战乱散去之际,她却醒转过来。古典女子的力气,连要杀死自己都办不到。
她会哭很久,很久很久,哭到再也没有眼泪流下,她会嘶哑着嗓子把他的身体埋葬。鲜血流过的花,开得特别绚烂,朵朵的鲜花怒放着,招摇着显示自己的美。
而埋葬他身体的地方,花会盛开得尤其灿烂。
她从此离开了那个幸福伤心之地。
她会继续向北走,她要走到他的故乡。
在路上,她会遇到别的优秀的儒雅的男子,路的两旁同样是长长的篙草,柳树依旧纤细,男子的眼中也会只有她,男子也会想要她来占据自己的世界。但她不想。
她擦肩而过许多男子,抛却脑后许多男子,再遇到更多的男子。一路上她依然古典,依然静穆,依然人若黄花衣若云,依然轻柔淡然慢慢走过。但完美的相遇再也没有出现过。
她就那样一直走,一直走到他的故乡。
那是个寒冷的地方,终年覆盖着雪,阳光单调而冷漠,放眼望去没有一星的绿。常年的战乱,已经让这里没有了人家,四处不见炊烟,他的家人不知去向。广阔的地域,立着的只有她一个人。
她于他曾经生活过的地方哭了许久,再一次地失却了眼泪,再一次地出发,出发到一个温暖的地方。
她会向东走。
向东的路上不会再有篙草,不会再有柳树,多的是白杨。
风吹过杨树会发出声响,那是寂寞的路上唯一的声音。她会在这条路上遇到另一个男子。这个男子也会有着干净的脸孔,也会穿白衣,也会有着简洁的气质和幽雅的笑。她会误认为这是他。
这个男子也会有着自己的经历,也会有过深爱的人,他深爱的人一定也是一个古典的女子。他们会在一段没有树的路上相遇,惊讶于彼此与自己所爱的相象,惊讶于彼此的默契。
他们会淡淡地彼此相望,却说不出话。
生死之后的相遇,跨过时间的,长久的的海洋,巧合地相逢之后,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只是淡淡一句,你好。
淡淡的一句,你好。
两人想起自己的所爱,在第一次的相逢的时候,所说的,是不是,也只是一句你好?
然后他们擦肩而过,并没有任何的情愫,没有任何的开始,故事在没有发生的时候已经完结,留不下任何的痕迹。
他们在错过彼此一段路之后,会自言自语,会淡定地笑,然后挥起衣袖,笑自己的天真,笑自己的单纯,笑自己的无缘无故。然后继续向前走。
女子走过一座山,于山崖边停住自己的脚步。回望起自己走过的方向,恰好看到夕阳。于是扶住身边的墨松树,看起前方的云,发丝随风微扬,想起曾经遇到的人。
然后淡定的一笑。古典的女子经历过的古典的爱情,没有任何的曲折,简单的走向幸福。一切被抛在身后,只是难忘当初的相遇,于春天的长满篙草的小路上,路旁的柳树还是纤细。
(新闻中心学生记者 王舒)
编辑:曲珊

Copyright © 2012-2018 香港正版挂牌六合马会天空彩免费资料大全今期跑狗玄机图每期自动更新 版权所有